站内公告: 欢迎光临香港lhc有限公司网站!
4008-000-999
>> 当前位置:主页 > 香港lhc软件 >

极速赛车【梦想班级】【原创】式微(古风

文章来源:香港lhc 更新时间:2018-03-01

  早春的风还带着寒意,夜幕将近。街上行人不多,大多是赶着马车的仆役,车轮压过柳絮,匆匆而过。芙蓉楼前,却是一派热闹喜庆,大红的灯笼,温养的娇嫩花枝,站在街道口,就能闻到熏脑的脂粉香。

  锦衣华服的富家子弟故作风流地摇着手中的折扇,眼睛却直勾勾地瞄着正中弹琴的姑娘,这是芙蓉楼宋元姑娘的开苞之夜,台下众人摩拳擦掌,就等着和老鸨讨价还价。宋元姑娘一头青丝如瀑,肌肤胜雪,肩若削成腰若约素,看不清的眉眼也必是一幅画,一曲《鹧鸪天》毕,台下喝彩声起,夹杂着下流不堪的荤话。

  “三百两。”这声音不大,却如一瓢冷水浇入沸腾的锅底,四周一下子安静下来。众人的眼光看向说话之人,那是一个少年人,面冠如玉,眉目清俊,白衣上金线勾勒祥云,一看就是大富大贵之人。

  老鸨心中大喜,在场之人再难出如此高价,连忙请了他到后台说话。老鸨识人无数,只一眼便看出这是个姑娘所扮,也不戳穿,以话套话,“小郎君面生得很,想必今儿个是头一次来。”

  老鸨笑容满面,这是一桩再好不过的生意,把楼里的姑娘都卖了估计还赚不到这么都银两,升出两个手指摇了摇,“这个数!”

  老鸨愣在原地,看着少年轻叩房门,得了许可推门而入。这天下,逛青楼的李姓女子,除了宁王李济笙,还能有谁?

  宁王李济笙的名号,即便是这西南小城,也如雷贯耳。当中缘故,却不是因为她个人。宁王生下不足月,便被先帝封了宁王的名号,恩宠有加,她的母亲蔺姚同日封后。蔺姚原本是熙和帝的妃子,却被晋王李胤梁觊觎,熙和六年,皇帝大病,晋王起兵谋反,大军直压京城,金銮殿上宝剑往熙和帝脖子上一架,就此改朝换代。昭元帝当政的第一道圣旨,让本该去守皇陵的蔺姚住进了他的后宫。蔺姚与熙和帝育有一儿一女,李承乾太子之位被废,改封为王,李承懿封为华阳公主。昭元帝二年,便有了李济笙。李济笙是昭元帝的第一个孩子,享尽恩宠,一生富贵安乐可想而知。熟料昭元十年,李胤梁和他短命哥哥一样,染了恶疾,这一次,谋了他天下的,是皇后蔺姚。李胤梁的皇位来得名不正言不顺,还有个“侵占嫂嫂”的恶名,国舅蔺甄出兵,四方响应,于是这天下又易了主,改国号为“太丰”。

  新帝继位,顺应权臣的意思再立长子李承乾为太子,而李济笙,出宫建了宁王府,终日游走市斤飞鹰走狗吃喝玩乐,蔺姚对李济笙本就心存芥蒂,这下更加喜欢不起来。名号犹在,恩宠不复。朝野上下皆知,宁王李济笙天资平庸,偏生性子又顽劣,要她写一篇文章比登天还难,可说起九京的玩乐之所,她比说书先生还能侃,因着昭元帝的缘故,九京城里但凡有点身份的,都不愿与她多往来。

  宋元卸了装饰,跪坐于几案之前。几案上摆放了珍馐美酒,斟满清酒的白玉杯里倒影着床柱上金粉雕饰的凤穿牡丹图样,掩在衣袖的手紧了又紧,嬷嬷的唠叨言犹在耳,“……你现在年轻貌美,有的是富贵郎君肯在你身上撒银子,又何必想不开呢……多少姑娘梦寐以求的好脸蛋好身段,你怎么就不知道珍惜……待你攒够了钱赎身,妈妈一定让你走……一辈子为奴为婢,能有什么盼头,东家叫你往东你敢往西?都是下贱的行当,何不挑一条富贵路?听妈妈的没错,凭你这容貌这身段,头一夜就会有郎君看上你肯为你赎身。男人肯为你花钱,这才实在,别的都是虚的……”

  那人推开门走了进来,她固执地抬头睁大眼睛看着来人,下唇的齿印出卖了她的不安。少年郎缓缓踱步走至她跟前,他似乎比她还要紧张,沉默半响,两行清泪从眼角滑落,他颤抖的双唇吐出几个字,“明豫姐姐……”

  这个午夜梦回萦绕在耳边却不敢呢喃的名字猛然间被人提及,如平地惊雷在耳边炸响,宋元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人,身体开始颤抖。

  日头西斜,李德胜候在殿外,抬手擦了擦汗,又看了一眼跪在阶下的宁王,忍不住叹了口气。昨日早朝蔺姚还跟众臣提出要宁王参政议事,熟料一大早宁王在芙蓉楼一掷千金抱得美人归的事就在朝野内外传得沸沸扬扬。宁王少年风流,荒唐事做了不少,可这么出格的事儿还是头一遭。下了早朝皇帝政务缠身,一口气憋到午后,从崇政殿回来便宣了宁王进宫,一直跪到现在。

  蔺姚搁下朱砂笔,李德胜忙端了水盆过去,大约是漠北来了捷报,蔺姚一向威严的脸色都和缓了下来。李德胜捉摸主子的心意,恭贺了几句,蔺姚脸上喜色更甚。

  宁王进殿,撩了衣摆在正中跪下。蔺姚见她双颊被日头晒得通红,嘴唇也有些干涩,一缕头发凌乱地贴着额头说不出的狼狈,怒气往下压了压,示意李德胜给她一盏茶润润喉。

  李济笙几乎是抢过茶盏,不顾形象地往下灌,惹得蔺姚又皱了眉。将茶盏递与李德胜,李济笙清了清嗓,才说道:“母亲宣儿臣进宫,不知所为何事?”

  “不知所为何事?!”蔺姚手里的书砸到书案上,厚重的响声在众人心里震了震,“你自己做了荒唐事,还要我提醒你不成?!”

  李济笙没想到事情会传得这么快,有些懊恼地开口说道:“这风声还传得真快,没想到竟然还传到了母亲耳朵里。儿臣知错,下次不敢了。”

  蔺姚听她的意思,哪有一点悔过之意,摆明了想隐瞒,冷笑道:“你做的哪一件荒唐事我不知晓,朕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你可往心里记过半分?!你不知悔改反而变本加厉,竟学浪荡子逛青楼!”

  “新鲜?你做的新鲜事还不够多吗?一国公主,女扮男装,混迹于烟花之地,你还嫌给朕丢人丢不够!?”

  外面侯着的太监很快抬了刑凳竹杖进殿,竹杖比起红木棍要轻薄一些,不至于打坏了筋骨。在蔺姚眼神的威逼之下,济笙自己除了外服,趴到刑凳上,却又忍不住瑟瑟告饶:“母亲,儿臣知错,别打了。”

  皇帝就在一旁看着,掌刑的太监也不敢放水,用了八分力重重打下去。济笙只觉得一板下去就撩起了一层皮肉,上一板的疼痛还未消化,下一板就接踵而至,她死死地抱住凳腿,才不至于滑了下去。

  不过十余下,伤处叠了又叠,她忍不住开始呻吟,挣扎得越发厉害。李德胜看了一眼皇帝,皇帝怒气未消,宁王这顿板子只怕是要打实了。他使了个颜色,两个小太监上前一左一右摁住了济笙的肩背,板子落得更急了些。

  “啊……!”济笙忍不住惨叫一声,再后来,惨叫声便一声接一声。声音凄厉,听得殿里众人心底一酸。

  济笙不敢再叫,拿手堵了嘴巴。好不容易挨完了四十杖,众人皆出了一身汗,济笙翻身下凳跪好,眼泪簌簌地往下流。

  济笙连忙讨饶,“母亲,极速赛车不要,儿臣知道错了!儿臣贵为皇室子孙,言行放骇不知检点,辱没了天家威望,辜负了母亲的良苦用心。母亲,别打了!”

  蔺姚不说话,济笙再次被押到刑凳上,板子声起。被打得肿胀的皮肉痛得早已麻木,板子重重落下又被砸醒,每一下都疼得钻心,济笙的呼痛声和板子落下的闷响混在一起,听得一旁的李德胜揪心。原本挣扎的济笙渐渐没了力气,杖毕,由李德胜扶着跪到地上。

  蔺姚打得狠了,心里难免有些过意不去,见她撑在地上的双臂直发抖,怎么也站不起来,亲自上前扶了她起来。李德胜捧了济笙的衣裳过来,蔺姚正要帮她穿上,济笙却不敢,先于她之前拿了衣服,“母亲,儿臣自己来吧。”

  皇帝好意被拒绝,脸上有些挂不住,硬生生改了手势作势掩了口鼻,虚咳两声,吩咐李德胜:“去太医院取些创伤药来。”

  不多时李德胜取了药回来,济笙感觉有些讽刺,打都打了,还做这些表面功夫干什么,却还是接了谢恩。

  皇帝又问了一些学术上的事,济笙也都一一作答,虽不甚如意,到底还是有些进步,皇帝勉励了几句,才让她出宫。

  李德胜奉命送济笙回宁王府,一路上济笙只低声叫疼。李德胜从小看着她长大,说不心疼那是假的。蔺姚对济笙向来不曾假以辞色,称帝以后母女二人更是疏离,蔺姚自持帝王威严,济笙也把一套臣子礼节做足,时间长了,便有了几分“君视臣如犬马臣视君如国人”的味道。济笙性子木讷,也不会装乖弄巧,加之朝中也没人为她说话,但凡有错,必会受罚。李德胜明里暗里了劝了多少回,让她收敛一些,好好学学说话之道,济笙性子倔,怎么劝都不听。

  “殿下言重了,能伺候您,是奴才的福分。”李德胜在蔺姚身边伺候,平日里巴结他的人不知有多少,能对着一个不受宠的王爷说出这番话,实属不易。

  济笙道:“阿公,这宫里头的旧臣,能始终如一的,也就只有你了。我不过是一个有名无实的王爷,你实在不必对我这般好,省得让人说三道四挑毛病。”

  李德胜不敢妄言,宽慰道:“陛下日理万机,平日里政务缠身,才鲜少与殿下亲近,但她心里,还是挂念着你的。”

  李德胜想了想,劝道:“殿下的脾气要好好改改,过了年就要行及笄之礼了,该明事理了,不可再像从前一般胡闹。惹了陛下龙颜大怒,受苦的还不是您自个。”

  车行至宁王府前,李德胜先下车,唤了两个婢女来搀扶着济笙回府。和济笙拜别过后,李德胜上了马车正要吩咐小厮驱马,猛然看到一人鬼鬼祟祟地躲在石狮子后面。

  李德胜看他目光躲闪,分明是心虚。“哼,王爷何等身份,怎会与你有买卖纠葛?我看你并非善类,待我拿了你下狱,再叫人慢慢审问……”

  宫里随行的两名侍卫上来就要拿人,济笙摆手让他们褪下,笑着说道:“阿公,这人我认得。前几日我在酒肆跟人斗蛐蛐输了阵,这人跟我讲他手里有几只厉害的,隔两天给我送来,我便给他说了府邸。今日进宫被母亲一顿教训,便把这事给忘了,现在才想起来。”

  李德胜知济笙爱玩,信了几分,正要上车,济笙忽然哀求道:“阿公,你别给母亲说,不然她又该打我了。”

  李德胜本就打算隐瞒,道:“王爷放心,”眼睛往侍从身上一一扫过,侍卫小厮皆跪下,“奴才什么也没看见。”

  李承懿到底是心软,想要为宁王说话,上前扶了蔺姚的手,“阿娘今日气色看上去不怎么好?是不是大臣们又惹你生气了?”

  宁王包下了碧芙蓉的花魁,这件事早就传得朝野皆知,李承懿暗骂济笙不争气,却也不忍她三天两头受罚,出言劝道:“妹妹还小,教也要慢慢来,母亲莫为她气坏了身子。”

  蔺姚道:“过了年就有十五了。你和承乾自幼懂事,没让我废过什么心思,承乾有她这么大的时候就跟着董臣书在大理寺处理刑司之务,哪里像她,只知道吃喝玩乐,诗书刀剑一样不通。”

  太子也跟着劝:“宁王幼时娇惯得厉害,总要一步步慢慢来。”他这话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皇帝看了他一样,太子连忙改口,“儿臣说错话了。”

  花园里的几株桃树是昭元帝时特地从莞川移植来的,因水土的缘故自种下就不曾结果,花开得倒是极为漂亮,就留了下来。大团大团的花紧簇地拥在枝头,树下还积了厚厚的一层,风一吹花瓣纷纷扬扬地落下,这一方小小的天地便只看得到花的粉红。幼时济笙最喜欢拉着宋明豫和她在这里玩闹,明豫坐在树下看书,她们就围着她捉迷藏。她们躲在桃树上,看到昭元帝走过来就拼命地摇晃树枝,花落了一地,就连昭元帝的发髻上都是,昭元帝只是笑,一一抱了她们下来,“怪不得我到处找都找不到,原来是躲这儿来了。爬这么高摔坏了腿可别哭鼻子!”那时她不知道昭元帝是夺权篡位的乱臣贼子,只知道他比冷漠阴鹫的父亲要亲和得多,昭元帝待她比父皇还要好,却不懂母亲为何对自己疾言厉色。想到这儿,她内心颇有些酸楚。

  “没什么,”承懿笑了一下,“方才突然想到济笙昨日受了母亲的责罚,不知回去有没有叫大夫看看。”

  蔺姚想到后来济笙出殿步履维艰的样子,心被刺了一下,敛了情绪,拉着承懿的手说道:“三个孩子里,就你的心肠最软。也罢,晚些你带些补品,去瞧瞧她。”

  承懿不知蔺姚的心思,以为蔺姚还在生气,也不好为济笙说好话,顺着蔺姚的话说:“母亲这次罚了她定能长一阵记性,罚都罚了,母亲就不要再生气了。要是气坏了身子,妹妹的罪过可就更大了。”

  “陛下,求你饶了宋太傅吧!”她赤脚跪在金銮殿上,额头触地的声音换不来王公大臣的怜悯,也不能使高高在上的帝王回心转意。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宋太傅一家入狱,看着宋明豫被带上镣铐流放。

  站在奉天门城楼,她扒着高墙往下看,宋明豫浑身血污,带着镣铐被兵士挥着鞭子驱赶,在她心里,宋明豫无论如何都该是吟诗作对斟茶对弈的文人雅士,就连敲扑锤楚之词用在她身上都是侮辱,她的眼眶发红,泪水却强忍着不落下,她的怜悯于她都是羞辱。

  “济笙,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承懿从背后拍了她一下肩膀,济笙受惊回头,屁股磕在塌上,疼得倒吸几口气。

  “哎!你慢些!”承懿过意不去,扶了她起身,见了榻上的蛐蛐,故作严肃道:“母亲让你回府好好念书,过几日抽查,你书都看完了?”

  侍女春桃提了大包小包的点心放到桌上,承懿献宝一样地打开,“我特地让御膳房做的,都是你爱吃的。”

  济笙一块点心卡在喉咙里咽不下去,脸憋得通红,春桃和秋白又是喂水又是拍背,等她缓过来,承懿轻叱:“急什么,又没人跟你抢?”

  “宫里……”承懿本想说“宫里那么多大厨,你什么时候想吃了让他们做就是”,又想到自济笙建府以来在宫里用膳的时候少之又少,宫里有宫里的规矩,留了饭出宫就坏了宵禁,极速赛车【梦想班级】【原创】式微(古风除非是皇帝的旨意,生生改口道:“下次我出来,再给你带。”

  马蹄声由远及近,他握着刀柄站起来,待看清马上的人,他别好刀捏着衣襟擦了擦嘴角的汤汁。宁王府的管家周午从马车探出头来,拱了拱手,“贤弟,前两日拜托你的事不知可否办妥?”

  赵参军把碗里剩下的汤汁一气喝下,往地上一磕,粗着嗓门叫小二出来收拾,骑了另一匹马在前。过了两条街市,拐进一条幽深的巷子,在一道不起眼的门前停下。

  赵戟把门拍响,一老婆子出来应了门,周午下马,那婆子行了一礼,上前掀了车帘,“小郎君,到了。”

  这是赵戟头一回看见周午声称的“主子”,下车的白面小郎君一身青衣,俊俏非常,面色清冷,顾盼之间有着优雅从容的气度,与他所想的在外头偷腥的油头粉面的浪荡子完全不同。他在心里过了好几遍的“喜欢就娶回家,遮遮掩掩的不像大丈夫所为”,在看到白面小郎君以后,硬是说不出口。

  周午于赵戟有恩,按理说他办好事即可,但他看着来往的仆役实在按捺不住心里的好奇,捧了茶碗,茶盖在上面轻轻划过,却又不喝,“周兄,按理说我不该多嘴……”

  赵戟踌躇开口,“不是我怀疑周兄身份,只是这么大的手笔,放眼京城也没多少人能拿得出来。光是宅子,就去了上百两银子,还有这些奴仆,不像是寻常人家有的阵势……何况,还是为了一个身家不清白的……”

  周午放下茶碗,神色不变,道,“我当贤弟是自己人,才让你帮忙做事。这些你知道就好,可千万别对人提及,连累了我家主子,你我都有性命之忧。”

  茶盖撞上茶碗,一声脆响,赵戟放下茶碗,“腾”地站起,走了两步,方抚掌笑道:“这一招移花接木实在是妙,连我都瞒了过去。”

  宋明豫背门而坐,翠烟裳下的身姿妙曼,穿堂风灌入,墨发随风飞扬,与记中的身影慢慢重叠。济笙跪坐在地毯上,自身后环抱住她的腰,唤了一声,“明豫姐姐。”

  她滚烫的眼泪在她的后腰上慢慢晕开,她僵硬着身体一动不动,半晌,叹气道:“奴一个下贱勾栏女,何劳殿下惦记?”

  如凉水当头泼下,骨血都被寒意渗透,济笙打了个激灵,又讪笑着重新抱紧眼前人,“沧州暴乱的时候,我寻了机会过去,可整个城都翻过来了,都没找着你,却没想到你会在九京。是我没用,救不了太傅也救不了你。”她带着重重的鼻音,“好在我还是找着你了。姐姐,你可是恼我了?”

  带着无限委屈的一句话如尖刀利刃,干脆利落地扎入她的心口。思及济笙的处境,她还是冷下心肠,“现在找着了也见着了,殿下可安心了?殿下的大恩大德奴没齿难忘,做犬马也难以报答。殿下身份贵重,奴万万不敢攀援,唯恐玷污了殿下,唯有来生再报……”

  宋明豫听她远去的脚步声,内心一阵酸楚,门忽然被大力推开,沉香携着室外的清风撞入她的怀里,还有咬牙切齿的不甘,“你让我走我就走?!我偏不走,你又能奈我何?”

  画屏熟能生巧,不一会儿白玉盘里就铺了一层金黄。济笙斜靠在石柱上,手里把玩着一一株桃花,只盯着宋明豫看。宋明豫被她看得发毛,眼看盘子就要堆不下了,端了盘子往济笙面前一搁,“让人剥皮,自己怎么不吃?”

  宋明豫知她无赖,如果不顺从的话还不知怎么烦人,执了果肉递到她唇边,济笙心满意足地咬了果肉,忽然注意到宋明豫食指上的疤痕,心里怜惜,顺势含了她的食指,舌尖沿着疤痕细细舔砥,宋明豫一怔,猛然缩回手指,连呼吸都带了几分急剧,冷声道:“请殿下自重。”

  宋明豫看她一脸茫然,心知是自己小题大做了,软了声音,“殿下整日与我厮混,怕是不妥,若是让居心不良的人瞧了去,殿下的处境恐怕会更加艰难。”

  济笙拉了她的手,相对而坐,把手里的桃花插入她的发髻,上下打量了一番觉得十分满意,才说道:“你放心,我做这事干净得很,不会给人抓住把柄。”

  济笙把头枕在她腿上,“你不知道,我好害怕隔天醒来又找不到你了,我甚至怀疑现在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梦。”

  济笙好不容易才与宋明豫亲近,哪里肯依,道:“赵文泰道貌岸然,私下里还不是跟人说三道四,看到他就心烦。”

  次日,赵文泰在宁王府前站了半个时辰,都不见有人应门。赵文泰官居翰林院学士,从未被人如此傲慢对待,脸黑成锅底,甩了袖子进宫面圣。

上一篇:重庆幸运农场手机怎么查汽车违章?车辆违章查

下一篇:香港LHC您的浏览器不被支持请使用百度浏览器、

返回列表



Copyright © 2014-2019 香港lhc计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网站Sitemap|导航地图 |电话:4008-000-999手机:13978789898

地址:苏州工业园区星湖街328号创意产业园16-A301ICP备案编号:浙B2-20120031技术支持:香港lhc